凌晨醒來,山屋裡鼾聲大作。
那種鼾聲呈現間歇性,大約就是---弱-------弱---
虎頭蛇尾,在你以為他的鼾聲已停時,又突然無預警爆出一聲響雷。
睡夢之間,眉頭不禁皺起,真吵。(疑惑這是哪一種鼻子構造....)


好吧,醒來整理著裝,快速收拾睡袋衣物
爬下床後來到屋外,嚮導們已經開始在準備早餐。
夜色如一匹黑綢緞,星星滿天點綴成寶石星空
遙遠光年之外的星子,並不知它們的閃爍照耀藍色星球的小島裡,深山裡的人們嘆息。

早餐是簡單的白粥小菜。今天一天路程遙遠,要吃飽飽以儲備能量。
大約四點,我們背包上肩,頭燈打開,從山屋後頭的小徑出發。

山路要直上到稜線,一路攀升,在林間穿梭,中間夾帶一些碎石頭路
剛開始呼吸沒有調勻,雙腿還沒有熱開,腳步顯得有點踉蹌。
摸黑前進,幸賴頭燈照耀著前方的路,跟著前人的腳步。
夜色雖讓景色蒙上一層黑紗,但也讓我們更專心於腳下的步伐。
爬著爬著,不時抬頭看看樹林上的稜線是不是到了?
當高度更高,樹林漸少,視野開始越來越開闊,天色也逐漸清明了起來。
我們無緣見到山的那頭晨曦破曉,但感覺日光追上我們開始與我們並肩,頭燈可以關掉了。

終於到了第一個休息站,放下背包,喝口水,
慢慢地脫下內層的羽絨衣,小心不讓身上的汗水快速蒸發帶走我的熱量。
附近有個好好池,一池明鏡,用還在山陰裡的沉靜歡迎我們光臨。
我們在一旁的山丘向西遼望,群山環繞,山頭已被晨光戴上一頂金黃色的皇冠。

休息之後繼續前行,途經白木林在晨光中揮揮手道早安,玉山杜鵑雖無花兒但也一身嫩綠
而玉山圓柏,已經迎著陽光雲手打太極。



我們走過向陽大崩壁,終於到了向陽山的登山岔路口。
丟下背包,輕裝攻頂。這是我的第三座百岳,3603公尺。

山上有360度環景,可惜肚子餓體力下降無福享受美景。
巴肚腰的雅米已經一溜煙下山不見蹤影。
我們也跟著爬下山,回到剛剛放背包的岔路口。
席地而坐拿出我們的行動乾糧補充能量。
看著眼前層巒、雲景,x告訴我遠方是海。
我定眼一看,雲的下方那一塊,是島嗎?
小吳印證了我的猜測,那是綠島。



當我們登高後,才發現太平洋也不遠了。海岸山脈在何處 ?綠野平疇的花東縱谷又躲在何處?
此後沿路,我一直試圖再去找尋更遠方的蘭嶼。

接下來,我們就要前往避難小屋了。
沿途走在稜線上,剛剛一路攀升的疲勞已不復見,開闊的山景讓心情輕鬆腳步也輕鬆。
然後一個下坡,來到一個大落石區。亂石層層疊疊,有的石塊並不穩固。
此時陡下,膝蓋所受的衝擊增加,我不禁擔心回程要爬上這段落石坡,實在令人沮喪。


過了一塊超大石頭,就看到避難小屋的紅色屋頂了。
今天我們要在這裡午餐。





待續。





創作者介紹

meetHerbst

meetHerb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