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08夏 Jiaming Lake ~Day2 :避難小屋 →三叉山→ 嘉明湖 )


從叉路口指示牌往右走約三百公尺,是一個微微平緩的上坡
懷著興奮的心情,我反而刻意放慢了我的腳步
此刻肩上的背包已經不再沉重,我在沉澱我的思緒去期待迎接。

上坡到底就看到一個廣闊的山間凹谷
而嘉明湖,就在山谷的底部。
在網路上已經看過千萬次的嘉明湖
登山客中傳頌已久的天使的眼淚
終於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們沒有馬上走下山坡,大家或蹲或坐在山頭上俯看著嘉明湖。
我回味著第一眼看到它的感動
那不僅代表著我這一路走來對體力與意志的試煉
也臣服,嘆息於它在這崎嶇的叢山峻嶺之間,是一個如此安詳寧靜的姿態。
此時天空雲層不斷往山谷積聚而來
所以沒有辦法看到嘉明湖水倒映出純淨的藍天,
嘉明湖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那草地的陰影間,像一個山嶺的守護者,休息。

好不容易大家發呆夠了,拍照夠了,才走下山坡去。
這個坡蠻陡的,york已經率先下山去協調我們的帳篷位置。
今天我們要在嘉明湖紮營,三人或四人一帳。

我們把行李安頓好後,嚮導小吳催促這我們喝熱薑茶
時間漸漸晚了,山谷裡的氣溫會快速下降,雲霧時聚時散,山間天氣變幻莫測的。
嘉明湖畔重頭戲就是我們的〝啊嗚遊戲〞。
行前大家就說好要帶一樣在嘉明湖最用不到的東西上山,我帶了雙層巴士小汽車
X帶可可人,雅米帶炭筆,駭客帶聖誕襪,york帶網路線,拔辣帶泳帽泳褲。


大家公認贏家是york,最輸的人是拔辣。
當場訂出懲罰,拔辣要爬上湖畔的小山頭大喊:「我是XXX,我輸了,我以後要認真玩遊戲。」
後來還作勢把泳褲穿起來吧,真是笑翻大家了。
之後我跟X拔辣駭客就開始繞著嘉明湖散步。男生們拿起小石頭紛紛打起水漂
讓平靜的嘉明湖水起了陣陣漣漪。

我們沿著湖畔走一圈回來,就準備吃晚餐了。
嚮導們利用有限的資源為我們煮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男生搬來石頭當餐桌,邊吃邊聊非常盡興。
吃完後又開始打牌,把一路走來吃不完的麵包行動糧吃完當做輸家的懲罰。
天色漸漸暗了,山谷的霧氣像一層面紗輕輕籠罩住嘉明湖。
當氣溫低降到已經不能抵擋的寒意
當頭燈的光線已經無法滿足我們吹牛遊戲,大家移陣,擠到男生帳篷裡再拼輸贏。

大約八點,我們結束玩牌,其它帳篷都已經安靜了下來
為了明早起床看日出,我們還是早早就寢。
就寢前,我跟雅米想去排洩一下生理需求。
嘉明湖野地並沒有像昨天山屋有豪華廁所,為了怕汙染嘉明湖水源
所以我們必須走一段長長的路,越過湖畔的山頭,到另一側。
夜間天上星光滿天,暗夜行走之際就聽到有人在大喊水鹿出現了。
一個水鹿家族在營地週遭覓食,黑暗中就看到牠們眼瞳反射出我們人類手電筒的亮光
照相機的閃光燈閃呀閃的,水鹿的眼神裡閃爍著驚懼。
我也是追逐牠們的其中之一,只因為這往後也難逢的相遇。
但同時也汗顏檢討自己,這樣的追逐,造成對水鹿的驚擾,源自於人類自大狂妄的劣根性。


爬進帳棚後,按耐住身下石頭地凹凸不平所帶來的不適
慢慢放鬆一整天趕路的疲累,我很快就進入夢鄉了。

 

 

(待續)

 

※補記

走到紮營地的對面,發現蚊子非常多
然後湖水中有非常多金龜子的屍體,這樣的嘉明湖,與在山頭俯瞰到的姿態又是一番不同風景。
行前在網路上其實也看到許多人在討論或抨擊湖畔紮營的合宜性。
嘉明湖是台灣登山團的一個熱門勝地,因為人們的到來與破壞,嘉明湖的環境越來越惡劣
水源汙染更是嚴重。嚮導上山前就一直在告誡我們不能破壞山林,到了嘉明湖更要凡事注意
破壞無可避免,但要盡量減到最低。
我們都很謹記嚮導的叮嚀,但公德心並不是人人都有。
嘉明湖畔的山頭隨處可見垃圾
排洩候所使用的衛生紙都丟在原地沒有帶走,數量之多實在令人搖頭。

如果能在行前知道這樣的情況,我想我不會選擇這樣一個嘉明湖紮營的行程吧!
把看到嘉明湖的感動留存於心底就好,不要造成它的負擔
希望能盡一己之力減少對嘉明湖的破壞。


否則山林湖水如此沉默,總有一天它會離我們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etHerbst 的頭像
meetHerbst

meetHerbst

meetHerb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wynn
  • 嘉明湖旁札營不是不好,而是有太多不好的人到湖畔札營了!
  • 哈,說的是。到底還是素養問題。

    meetHerbst 於 2008/10/24 09:47 回覆